为何收购纽卡的进展如此缓慢?一切要从盗播说起

自今年3月末起,英超联盟已经召开了10次股东会议,而通常情况下这样的会议一年只会进行两次。如此前9次会议一样的是,这次会议的内容依旧是关于转播权的讨论、赛事恢复后的直播事宜、尽可能让英超产品保持如疫情之前那样观感等问题。

这些会议内容也不会令任何人感到惊讶。英超已经成立了28个年头,利用电视直播卫星,英超成为了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联赛,吸引着世界范围内无数的观众关注。在疫情的影响下,如今的英超比以往更需要吸引观众的目光。

从这个角度讲,英超的复赛对于联赛本身和转播合作机构来说无疑是利好消息,毕竟在时隔100天之后,英超赛事得以再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可以想见无数相关人士也会为此默默庆祝。

但对于一个俱乐部和一家转播机构而言,这是一个国家级别的问题,而且这甚至可能会与联赛有史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困境有关。

众所周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后文简称为PIF)如今正积极试图收购纽卡斯尔联;在复赛后的第一轮比赛中,纽卡的对手谢菲联也是由一位沙特王储拥有。在沙特,英超联赛的直播画面只能通过盗版信号收看,而该转播机构盗取的信号源则来自于与英超密切合作、总部位于卡塔尔的拜因体育。

如果这还不够尴尬的话,在WTO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其强调了欧盟委员会、法国法院以及美国政府和多名专家认定,盗播机构beoutQ的服务是沙特政府建立并支持的,其目的似乎就是为了破坏拜因体育的业务——沙特方面已经对于卡塔尔实行了长达3年的封锁。

对于拜因体育来说,英超一直都是其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据称他们曾经9次试图通过法律方式解决沙特的盗播问题,并联合世界足坛的7个主要的版权商呼吁沙特政府遵守国际法的规定。

去年10月,一家位于伦敦埃奇韦尔路的销售商因出售beoutQ的信号接收盒而被关闭。英超法务总监凯文-普拉姆当时严正表示,英超联赛将会继续调查和追查所有盗播的转播服务商,从而保护英超联赛这一具备优异竞争力和吸引力的版权。

他当时说:“beoutQ制造了一个英超此前未曾遇到过的情况,解决这一问题仍然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支持包括拜因体育在内的所有合法获得我们直播内容的转播商及球迷。”

不过自1月坊间传出沙特对于收购纽卡感兴趣后,英超似乎就陷入到了一个不可能解决这一问题的境地里。

如果令PIF成为圣詹姆斯公园的大股东,那么这有可能令一家公司自2015年以来在转播权益方面已经斥资13亿英镑落得一场空,更不用说如今的英格兰足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转播收入,而盗播问题也损害了联赛近30年来所捍卫的一切。

如果阻止沙特收购,那么这就有可能引发英国与世界第二大产油国之间的对抗。脱欧后的英国政府急于争取更多国家的支持,而阻止收购行为本身也可能会招致纽卡球迷的愤怒。

在这样的背景下,纽卡收购案的英超所有者审查程序已经进入到了第3个月,要知道通常情况下该流程只需要3周的时间。对于收购流程进展缓慢的问题,有消息人士表示:如果沙特方面不解封拜因体育,关闭beoutQ并在当地法院公开审理相关侵权案件的话,英超方面不可能寻求到任何批准这笔收购的方式。

因此消息人士口中的“拉锯战”也就不难理解了,在这场收购的大戏中,英国女商人阿曼达-斯塔维利及鲁本兄弟也将作为俱乐部的小股东参与其中,他们也在会议里就beoutQ盗播相关的一系列问题给出自己的解释。

人们普遍认为斯塔维利和她的合作伙伴能够通过这次考验,并最终联手沙特财团获得纽卡的控制权,但如今仍然没人能够确定未来还会发生什么。

毫无疑问的是,盗播这一特别问题给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后文简称为MbS)担任主席的PIF带来的麻烦要比预期更多,但该问题在英超的所有者审查中也能够寻到端倪。

英超的所有者审查程序原名为合适人选审查,不过该程序在改名后不再依靠主观的方式判断收购俱乐部的老板是否符合资质。相反的是,其列出了一系列的客观要求,对可能收购的俱乐部老板、联合股东以及俱乐部的高管能否在英格兰足坛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制定了一系列的指标。

在这一审查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不合格的行为”,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你是否会在英国公司法的规定要求下担任高管?你是否对于其他英格兰俱乐部拥有控制权或影响力?你是否因不诚实犯罪而有尚未被定罪的问题?你本人及资金是否能够正常进入到英国?

这一审查有意将范围扩展至一部分领域,其中最明显的便是领土外管辖权相关的犯罪问题,即当事人在海外的行为是否在英国本土视为犯罪,无论其行为是否在海外真正被定罪。

另外,审查中特别提到了数字内容侵权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而在更全面的相关条款中还要求任何可能参与收购的老板及高管不能对联赛方面提供“虚假、有误导性或不准确的信息”。

几位相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存在一些足以令英超方面拒绝批准收购的可能,至少联赛方面会将相关的申请退回并敦促其做出修改。

The Athletic方面从各种信件、报告及声明中整理处一系列的相关内容——“可以说beoutQ的行为无疑于一场肆意妄为的抢劫。哪怕这是一出好莱坞电影的剧本,你可能都很难相信。”

这是拜因传媒集团的CEO尤塞夫-阿尔奥拜德利的原话,或许有人会对此半信半疑,因为其角色自身有不客观的因素存在,但就beoutQ的事实行为来看,不能否定他的说法是错误的。

拜因是全世界体育赛事直播版权领域最大的买家之一,其对于版权的投资高达120亿英镑。从摩洛哥到阿曼,拜因体育是全世界24个国家的主要体育赛事转播商,并在另外19个国家拥有一定的市场规模。在过去的15年时间里,他们购买了一系列英国和美国的赛事转播权,并利用其平台进行直播。

不过在2017年6月,也就是沙特、巴林、埃及和阿联等国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及贸易关系的几天后,拜因的网站就在沙特被封锁,相关的电视机顶盒被禁止销售,其在沙特的合法经营权也被撤销。

随后beoutQ应运而生,该转播商以非常精准的方式通过一个网站及应用盗播拜因体育的信号源,播放延迟为7秒。

在被拜因及包括英超在内的10家版权商要求停止这一偷盗行为时,沙特当局表示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并称beoutQ的幕后老板来自哥伦比亚和古巴。不过这两个国家对此矢口否认。

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拜因的反盗播团队用尽了一切方法来尝试关停beoutQ,甚至一度迫使这个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的盗播机构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转而盗取其他国际转播商的直播信号。不过每次拜因方面关停一条盗播的信号链,beoutQ就会再建立一个新的来继续实施盗播行为。

实际上,拜因最成功的反盗播措施之一说起来非常简单:在转播的过程中,拜因在整个画面设置一层水印,因此beoutQ就无从隐藏他们的标志了。

与此同时,拜因方面开启了一段漫长而昂贵的司法征程。由于无法在犯罪行为发生的所在地采取行动,他们不得不在特别的时间节点在法国和美国发起了两桩国际案件的诉讼。其一是就沙特政府的行为索赔,其二便是通过WTO起诉沙特,不过第二桩案件的申请人变成了卡塔尔政府。

在这两桩案件中,拜因及卡塔尔政府表示,沙特方面不仅仅利用经营beoutQ来损害卡塔尔方面的经济利益,同时也藐视国际法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沙特政府拒绝受害方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利。

需要注意的是,英超对此也非常清楚:联赛方面曾尝试与9家不同的沙特律师事务所合作来对beoutQ发起诉讼,不过这些律师事务所在得知案件内容后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回避。

因此WTO的裁决报告对于卡塔尔而言无异于一记强心针。而另一方面,沙特方面此前一直严词否认该国参与了beoutQ的侵权行为。不过beoutQ却一直都在世界范围内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盗取体育及娱乐内容。

拜因方面此前表示,由于盗播问题的影响,公司裁员超过360人。他们还放弃了F1的转播权,这一方面是由于beoutQ的侵权影响,一部分也与F1方面对与侵权的处理不力有关。

如今,英超每年在转播收入方面能够获得超过90亿英镑的收入,而这正是源自像英超对拜因、NBC、天空体育等直播合作伙伴一视同仁的结果。也是这些直播收入让各家俱乐部有了引进世界级球员、名帅,翻新球场、训练设施,挖掘更优秀年轻才俊的机会。

对于盗播机顶盒、使用非法信号源的酒吧以及盗播机构,英超方面一直在努力地进行打击,联赛方面营造着一个良性的循环。这也是英超去年在新加坡设立了首个海外办公室的原因,联赛方面也意识到时候采取一些真正强硬的措施来解决这个无尽的猫鼠游戏了。

尽管英超方面一直以来都在谨慎地回避提及关于沙特和纽卡的话题,但他们显然已经将沙特视为盗播行为的避风港。

在今年2月的《SportsPro》杂志中,英超法务总监凯文-普拉姆表示:“当我们最重要的几家合作转播机构向我们表示侵权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做出回应。对于拜因的问题,局面是这样的:一个非常缜密、精确的盗播行为发生在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地方,同时还很难诉诸法律,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这是一个问题。

“就我个人来看,我们需要拜因意识到我们就在他们的身边——对我们来说,退避三舍是不好的,我们必须要肩并肩地携手站在一起。如果我们回应的方式令拜因不够满意,那么我个人也会感到忧虑。”

在这个沙特方面有望收购英超俱乐部的前夕,普拉姆在采访中阐述了英超联赛的立场,而这也是如今也是英国政府的立场。

“BeoutQ从本质上讲是一个依赖盗播而创立起来的品牌,而他们也发现了自己亦在被盗播”,他说。

“在理想的环境下,所有这些在沙特盗播的机顶盒都应消失。我希望看看存在着其他盗播机构的地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以法律手段争取到补偿。

“如果真的存在侵权现象,那么维权将会花上不少时间,一路上也免不了有备受挫折的时刻,但我们最终会与拜因方面携手前进,就像我们会在英国、美国和新加坡一样。我们希望的就是让每个地方都尊重知识产权,而不是成为一个令英国版权内容所有者无法得到保护的法外之地。”

当然,还有其他几个公众都有所了解的原因令英超对于MbS王储进入英超大家庭表现得非常谨慎。不过英超方面不太可能因为沙特的国家状态和外交政策来阻止这次收购。

这与沙特对于beoutQ的支持是两码事。不过英超也可以将危机转化为机遇。

在公开表达了对于收购纽卡的兴趣并向纽卡老板阿什利支付了不可退还的1700万英镑押金后,MbS王储肯定不希望空手而归。而英超此后不会再拥有比这更好的制衡手段了。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如果英超方面能够凭此令沙特方面关停beoutQ,解封拜因体育并令海外版权商们在当地正常雇佣律师发起法律诉讼,那么联赛将能够将一场有可能的灾难转为一个历史性的巨大双赢局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一系列相关嫌犯在利雅得被抓捕,沙特政府得到了人们的信任,拜因体育在对方不情愿的情况下重新获得了经营权,MbS王储顺利地完成收购。随后,当英超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转播权在2022年再次开启竞标时,来自沙特的合法转播机构可以与拜因体育共同竞争,从而可能再次推高转播权的价格。

毫无疑问,这样的局面会令总部设在多哈的拜因传媒的工作人员苦笑一番,但竞争总比被偷窃更好。

在WTO的裁决报告出炉后,沙特政府表示已经开展了制止违法侵犯知识产权的线上清查工作。对于纽卡的收购大戏来说,或许未来仍然阴晴不定,但终点就在前方,一切看上去越来越近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