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自提供体育赛事网络直播服务IPTV遭咪咕起诉

当今,直播频道与单项版权内容、信号与作品之间的冲突日益突显:一方面,IPTV经营者系从IPTV中央集成播控总平台处获得整频道转播的权利;另一方面,直播频道的内容也包含版权内容,不少还是独家版权内容。

在第22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 4月24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下称上海浦东法院)发布了知识产权司法服务保障“双区联动”白皮书,通报2021年度知识产权审判情况,同时发布典型案例。其中,“咪咕诉安徽联通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是针对未经授权在IPTV平台接入直播频道进行体育赛事直播行为侵权认定的全国首例判决,对体育赛事独创性认定、著作权归属、先后授权情况下的界限厘清、IPTV平台经营者的责任认定等问题进行了有益的认定和探索。

中国排球协会在《中国排球协会章程》明确:其作为排超赛事主办方拥有通过电视或广播对排超赛事进行直播和录播的播放权。2019年至2020年,中国排球超级联赛赛事相关知识产权的使用,以及许可第三方再使用的权利,经历了从排协—体育之窗—排球之窗层层授权的过程。

2018年1月18日,排球之窗将联赛全部全媒体权利、维权权利等在中国地区独占性授权给咪咕公司,特别明确了全媒体的授权,其中包括IPTV平台。

2020年10月20日,排球之窗出具《权利确认函》,再次强调:2018年1月18日对咪咕公司的授权是独家的,也包括IPTV。

2019年11月,排球之窗、中视体育签订合作协议,该协议载明:排球之窗拥有2016年至2021年中国排球超级联赛五个赛季的完整知识产权。

协议同时约定,排球之窗将其拥有的标的赛事版权中的卫视独家版权,及央视新媒体播放权授予中视体育。而对于央视新媒体播放权,协议表述为:“即中央电视台相关新媒体、数字平台直播、延播、重播、点播权利”,未具体细化。该协议还约定,中视体育负责制作并播出部分场次。

2019年12月14日,IPTV平台的“CCTV5+体育赛事”频道,直播了“2019至2020中国女子排球超级联赛第二阶段第九轮-辽宁华君VS天津渤海银行”比赛(以下简称涉案赛事)。

咪咕公司遂将IPTV平台的经营方——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安徽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安徽联通)起诉至法院,认为安徽联通在其经营的IPTV平台上擅自向公众提供涉案赛事的网络直播服务,构成侵害其著作权中的“其他权利”,要求被告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但,被告安徽联通却不认可涉案赛事节目构成“作品”。且安徽联通认为,即使构成“作品”,其制作方中视体育,也因受托制作时未明确约定著作权归属而成为著作权人,且涉案赛事在IPTV平台上的播出正是中视体育行使其拥有的央视新媒体播放权,同时,被告在整个过程中仅负责信号传输和技术保障等基础电信服务,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认为,从赛事性质来看,涉案赛事在机位设置、同类场景的不同镜头表达方式、慢动作回放、特写镜头表达人物情绪、现场精彩镜头捕捉等各方面,都符合类电作品独创性的要求。

从作品权利人来看,排球协会作为赛事主办方,在向下层层授权时,并未放弃自身所拥有的知识产权,系涉案赛事的著作权人,否定了中视体育因制作赛事而成为著作权人的观点。

从咪咕公司和中视体育先后获得排球之窗的授权情况来看,本案中,原告咪咕公司授权链条上游的排球之窗,在授权原告独占性享有包括IPTV平台播放权在内的全媒体权利之后,又授权被告的上级内容来源方中视体育卫视独家版权和央视新媒体播放权。

由于央视新媒体播放权并非法定概念,合同中亦未对其进行细化和明确,故从排球之窗与中视体育之间《合作协议》的签订背景、约定内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和履行行为进行解读,最终认定央视新媒体播放权在《合作协议》中的含义,并不包括IPTV平台播放权。

从IPTV平台经营者的责任认定来看,被告安徽联通并非单纯负责IPTV信号传输,还负有开展市场营销和推广活动、向用户收取IPTV业务费用并进行分成等权利和义务,即使被告与案外人对播出内容侵权责任的承担有约定,也不能对抗原告。

最终,上海浦东法院判决被告安徽联通作为经营者,应就其平台播出节目侵权的行为对外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