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江湖切口”的羽毛球手(图)

这个城市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周三都要见面,见面地点都很固定,风雨无阻;更有趣的是,他们之间从不直呼姓名,而是“麦田”、“白马”、“身子”、“贺贺”之类的,时不时来几句像《林海雪原》里杨子荣打入匪巢时在座山雕面前讲的江湖切口。

在这群球友中,我首先认识了麦田。他今年26岁,住在福州市仓山区龙津花园,是一个钢琴教师,从小就爱好摄影。半年前他迷上摄影到了“中毒”的程度,于是就来到“591论坛”,在那里他认识了许多网友,其中一个叫白马。麦田打羽毛球也与白马有关。

麦田很喜欢体育运动,曾经打过篮球,可是手指经常会受伤,对于弹钢琴的人来说,手指太重要了,于是他就放弃了打篮球。

三个月前,他和白马在聊QQ时,白马告诉他:每周三,他和论坛上的许多网友都会在省体育中心的羽毛球馆打羽毛球。那时,麦田已经好久没有运动了,没有多想就干干脆脆地同意了。

这个羽毛球队已经存在很久了,刚开始时只有七八个人,后来人数越来越多,最多时一次来了30多人。这群人都爱好摄影,彼此之间很有默契,他们因为摄影而走进论坛,成为朋友,又因为论坛而走进羽毛球馆,成为球友。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我们的性格差不多,是同类人,大家不会相互排斥”。每周三上午他们都会互相打电话提醒今天是星期三,而且他们中谁临时有事,都会在论坛上提前请假。

在这群人中,最令麦田难忘的是白马,因为他曾放过麦田“鸽子”:麦田第一次去打羽毛球时,白马告诉他说晚上7点15分准时到省体育中心的羽毛球馆集中,可是当他如约而至时,把羽毛球馆搜了一遍,连白马的影子都没找到,等了10多分钟,白马才到。后来,才知道白马是去接老婆了。麦田感叹说:这真是个见色忘友的人啊。

后来,我又认识了“馨娅”和“身子”,在她们的印象中最逗的是胖子东东:东东的体重大约有90公斤,是个左撇子,每次打球都双手握拍,摆出打网球的姿势。由于体重比较重,每次跳起扣杀球时地板都会被震得“咚咚”直响,因此每次打球,球友们不用回头,只要听到“咚咚”声,就知道东东又在打球了。有一次,在打球时,东东故意跳起来,结果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三个球友一起用劲才勉强把他拉起来,可是才拉了一半,东东又摔倒在地上。于是球友们都劝东东赶快减肥,否则就“嫁”不出去了。

我三番五次地向这群人打探玩球的一些趣事,结果把他们问“烦”了,身子很郑重其事地说:“我们打球时都很投入很专注,基本不会去留意身边的事情。”

虽然这群人打羽毛球是业余的,但他们用的工具却不业余:麦田的羽毛球包里放了两三把不同磅数的胜利牌的羽毛球拍,这是他在选好拍子后,让专业人员根据他要求的磅数绑好球拍上的线。在这群人中最专业的要数身子了,他的羽毛球包里放了四把不同磅数的羽毛球拍,而且都是好牌子,有胜利牌、凯利牌等等。

这群人告诉我,“我们是因为有缘才聚在一起,我们不会要求自己的球技要达到专业水准。平时我们的工作都比较累,挺烦的,但相聚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很快乐,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这么长时间都聚在一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