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师”德约科维奇反手分析

职业赛场上,德约的双反一直以稳如磐石为人称道。了解德约科维奇的反手技术无疑是学习反手击球的关键。

早在2011年,德约科维奇那年的发挥是男子网球史上运动员表现最具统治地位的赛季之一,一个赛季席卷了包括3个大满贯5个大师赛在内的10个冠军,打破费纳长期的垄断现象,并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德约成功的一个关键就是他全面的球场覆盖能力,绝对没有破绽。然而,情况并不一开始就如此,早期的他曾经很脆弱,在球场上的体能是个问题,人们也质疑他的战斗精神。尽管德约的其他因素时有失灵,但在比赛中有一样东西不会哑火,那就是德约的双反。

当时费德勒在男子网坛所向披靡时,球迷十分渴望有搅局者的出现。尽管纳达尔在红土赛场上压制费德勒,但是在硬地球场上还没人能对费德勒构成太大的威胁。

2007年,年纪轻轻但野心勃勃的德约科维奇在澳网第四轮与费德勒会面,那时德约就宣称他的目标是世界第一,尽管那时连纳达尔在排名上都远远地落后于费德勒。所以当德约输掉比赛时,人们都认为世界第一只是他随便说说空话。但敏锐的观察者会发现,德约天赋中的暗流涌动,德约对赛场的掌控力还在持续地进步着。

德约职业初期就拥有非常稳固的技术基础,而反手更是这座地基的重要构成。德约很快就从失败的历史中吸取教训,那年夏天晚些时候,他就成为第一个接连击败纳达尔和费德勒赢得大师赛冠军的球员。在美国公开赛上也仅是遗憾不敌费德勒取得亚军。接着在2008年的澳网,德约科维奇就在半决赛中击败了费德勒并且赢得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

当然,关于德约的体能储存以及精神韧性问题一直存在,德约不断寻找改善自己弱点的方法,通过严格的饮食计划,以及不断咨询调整自己的训练,击球模式以及比赛心理,德约的进步可谓与日俱进。

在德约科维奇成长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反手一直非常稳固,并且帮助他在赛场上发挥得更稳定,到了2010年底他击败费德勒闯入美网决赛,尽管最后输给了纳达尔,但是在他稍后带领国家队参加戴维斯杯的时候,他才开始了真正质的飞跃。

德约就像现代的所有顶级运动员一样,是一名极具侵略性的底线球员,就好像是伦德尔和阿加西这些过去底线球员的现代版本。

他和老一代的球员之间最主要的区别在于,他只需奋力一击,就常常能将被动的防守场面扭转为对己有利的进攻局势,在过去至少10年的时间里,这是每一位伟大的冠军所展现出来的特质。

这种特质让德约与纳达尔两人的对抗赛显得尤为精彩,但是纳达尔的正手进攻明显强于反手,而德约科维奇的反手和正手是一样的致命。

德约目前成功的秘诀是他是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没有绝对死角的球员。此前人们认为费德勒是史上最完美无缺的球员,但是纳达尔的出现暴露了费德勒的阿喀琉斯之踵——面对反手高球处理能力不足的致命弱点。

对于与德约科维奇对抗,根本就没有乐观的迂回战术。正手,反手,发球,回发球,移动,多样化,战略,手段,精神韧性,体能,耐力——健康状态下的德约拥有一切,甚至他还慢慢地在武器库里改良了切削和截击的能力。(什么?你说高压球这不是重点…)

德约的反手一直是最坚固的武器,这也是纳达尔接连在他拍下吞下失利的原因。纳达尔最得意的比赛方式就是利用恐怖上旋正手大斜线调动对手,对大多数球员来说,这通常有够好受。但对于德约科维奇来说,他的双反和正手一样强大,往往他很早就等着斜线球并把球狠狠地抽回去,反过来撕开球场角度,回球又重又深地砸在底线上,或者来个巧妙的小斜线反手将你调离球场,抑或突然来个毫无前兆的反手放小球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拥有均衡的正反手强大之处在于,你可以不受限制地击出任何你想要的完美落点,并且在球场上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打出强劲回球。即使当德约被压制在反手位置,而当下一个来球只是稍微中线偏左时,德约也会向右移动,再打一次反手,因为这样击球完成后他完全地站在球场中间。相反的,纳达尔和费德勒在这种情况下都非常喜欢侧身用他们的正手打出Inside-out,这样的弊端就是把大把的球场空挡留给了对手。

在以往,他们之所以这样打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正手非常自信,并且有信心快速回防。但是现在,因为德约的出现,更激发球员们积极果断地去攻击那些在球场上处在劣势位置的选手。

德约的反手开始于正确的抓地力,他采用大陆式右手握拍和东方式左手正手握拍,德约保持很好的专注度和预判,降低重心,双脚不停调整。

德约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总是保持良好的平衡,等待来球。当他判断来球是反手方向时,他转动肩膀和胯部。德约整个身体最大限度地扭转,以至于他的背部几乎是面对着网,他的下巴靠在右肩上。球拍举高,右臂伸直,左臂弯曲,放松,无可挑剔的准备姿势使他储存了大量的势能。

德约能够以任何的姿态击球。他脚程快,柔韧性好,无论是开放式还是封闭式的步法,总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平衡。他的眼睛紧盯着球,一直到充分完成击球为止。

当球接近时,德约的反手进入了前挥阶段。拍头下降到球的水平线以下,拍盖对着球网。弯曲膝盖以调整击球高度,并且保持背部相对的挺直。

然后他加速拍头,首先打开胯部和躯干,接着打开肩部。当他击中前面的球时,他左臂伸直,右臂肘部弯曲,与手腕和球拍保持一致。此刻他的体重转移到前脚,推动身体进入击球阶段。

充分的动量使他身体完全打开,他的肩膀完全转过来,拍头结束在右肩,左肩面对球网,接着他调整步伐,并很快恢复到最佳的位置准备下一次击球。

一直以来,每一位有抱负的网球运动员都希望成为费德勒或者纳达尔,他们的比赛风格也一直吸引着崇拜者。尽管他们的比赛模式都有侧重点,费德勒的反手通常是为正手致命的进攻作铺垫。而对于普通的俱乐部选手来说,假如他们能加强自己较弱的环节,对比赛都能有很大的改善。因此,在德约取得金大师这一历史性创举时,让人们认识到这种均衡的力量,也让人们重新考虑这种机械般稳固的战斗模式对赛场的影响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